0986_268

0986_268 夫妻对拜之后,便是送入洞房。

紫凤想着即将发生的事情,心中既是期待又是紧张。不过毕竟是喜欢了那么久的人,到底还是期待更多一些,

寻双看着他们两含情脉脉的样子,也不由的握紧了赤炎的手。

她之前一直觉得成亲结婚什么的,不过是走一场形式而已。如今亲眼见证了紫凤和丁丙成亲的过程,她的心中竟也升起了想与赤炎成亲的念头。

赤炎察觉到她的情绪波动,微微握紧了一些她的手,侧头看了她一眼。其中的深情几乎能将人溺毙。

寻双的心口滚烫,看着他的模样,很想现在就亲他。

赤炎用传音入密的声音道:“乖,还有一会儿。”

“嗯。”寻双点了点头。

这边丁乙继续唱诺,“礼成,送入洞房……不可能!”说罢,一下就掠身过来,环过丁丙的肩膀,直接将他半抱住。

丁乙道:“好家伙,没想到我们这些兄弟之中,竟然是你先成亲。今晚必须灌醉不可!”

“就是!就是!今晚若是不灌醉丁丙大哥,我们这受伤的小心灵肯定是无法痊愈的了!”

营地之中的人都跟着一起起哄,他们跟丁乙丁丙相处的时间也长,彼此之间自然也有感情。

亲密美人

丁丙今天也高兴,将丁乙从身上扒拉下来,对紫凤道:“你先回帐篷等我。”

“回帐篷啊!紫凤姑娘又不是外人,大家一起喝酒啊!”

见大家都在为他们两高兴,紫凤也不好拂了众人的兴致,点头道:“好,我也一起。<>”

“哈哈哈!这才对嘛!”丁乙大笑,“小的们,上酒上肉!”

“好勒!”营地之中一片欢声笑语,大家都是真心的为一堆新人感到高兴。

烤肉的烤肉,端酒的端酒,大家闹的很厉害,不过其实也都有分寸。

寻双和赤炎也一起过去,受了新郎新娘的敬酒,又跟其他人喝了两杯,赤炎就找借口将寻双给带走了。

大家闹腾,但也记着身份。在丁乙的带领下,当然只敢罐丁丙的酒,不敢在赤炎和寻双面前造次。

而且身份在那里,赤炎和寻双走了,他们反而玩的更放松更开心。

赤炎带寻双离席,却并没有回帐篷,而是带着她出了营地,掠身去了挺远的地方。

借着月光,寻双认出来这是今天去西山的路,不由侧头看赤炎,问道:“要去哪里?”

“一个好地方。”赤炎揽着寻双的腰肢,继续带着她往前飞。

寻双只听着耳边的风声呼呼的响,反正他在身边,去哪里都可以,于是也不再多问。

过了半个小时之后,赤炎才开口,“到了。”

寻双还未看出来到了哪里,赤炎已经抱着她落进了一处山洞之中。

这个山洞的洞口在山顶,倒也不深,他们一下就落到了底部。

寻双落地之后,借着月光和星光打量了一圈周围,发现洞底竟然是一片开满野花的草地,因为光照充足,竟然开的非常繁盛。

“你怎么发现的这里?”寻双问道。<>

“就是追着紫凤过来之时。”赤炎说着,从空间戒指之中拿出一张毯子铺到地上,这才拉了寻双的手,让她坐上去。

毯子挺白净,寻双就将自己的鞋子脱了才坐进去。

赤炎一笑,也脱了靴子,拿了两小盅梨花白出来,自己一个,递给寻双一个。

寻双接过来,看着他道:“你不会看见的时候,就想着带我过来了吧?”

“嗯。”赤炎点头,开了梨花白的筛子,将手中的递给她,又拿过她手中的拧开塞子,才又道:“今晚大家必然闹腾的晚,而且酒喝的多,到时进错帐篷也有可能。我们不如出来,也安静。”

就算大家喝的再多,恐怕也没有人敢闯营地之中的大帐吧?

寻双倒也没有戳穿他,伸出手中的小盅跟他手中的小盅砰了一下,仰头灌了一口梨花白。

梨花白清润,劲道绵长,喝着十分舒服,不过后劲儿很大。寻双喝过那么多的酒,也唯有喝赤炎亲手酿制的这个梨花白会喝醉,也不知道这男人在里面都加了些什么东西。

寻双想着,单手撑到身后,抬头看向洞顶的夜空。

一轮明月高悬正中,周围弥补繁星,银色的月光从洞口照射下来,在洞中形成一圈银色的光圈,景致非常不错。

寻双看明月繁星,赤炎却在看她。在他的眼中,外界的一切,都比不过他的小九儿的一个眼神好看。

察觉到赤炎的注视,寻双收回目光,就那么撑着身子,懒懒的斜睨向他。

赤炎哪能守住她这般的眼神引诱,当家将手中的梨花白放到一边,欺身而上。<>

看到今晚丁丙和紫凤成亲的场景,寻双的心口一直滚开,也很渴望赤炎的亲近。

她的眼中闪过一抹坏笑,喝了一口梨花白,主动凑上前,嘴对嘴的辅进了赤炎的嘴里。

赤炎低低一笑,扣住她的后脑勺,又将部分梨花白顶了回去,顺势舌尖入侵。

两人在醇香的酒香之中交换彼此的气息,深情拥吻。

气息逐渐不稳,寻双搂着赤炎的脖子,赤炎扶着她的肩膀,顺势将她压倒在毯子上,又是一轮更加深入的亲吻。

寻双一向招架不住赤炎的撩拨,两下就开始气喘吁吁。亲吻的间隙,她撑着他的肩膀,眸光含水道:“少磨叽。”

赤炎闻言眸光也深沉了几分,手掌下抚顺势抽掉她的腰带,低笑道:“谨遵夫人之命。”

两人并非第一次在外面,却依旧有些兴奋。

赤炎的表现则更加明显,一直折腾寻双到月亮西斜,星星都开始隐没了,才饕足的拥着寻双,躺在地毯上平息气息。

寻双枕着他的手臂,懒洋洋的虚着眼睛,抬头望着星空。

“累着了?”赤炎顺着她被汗水浸湿的长发,指腹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脸颊,柔声问道。

“废话。”寻双这会儿懒洋洋的,连白眼都不想送给他了。

“呵呵。”赤炎低笑,将她搂进怀里,道:“睡吧,我守着你。”

“嗯。”寻双低低的应了一声,当真放心的沉沉睡了过去。

赤炎从空间戒指中拿出毯子盖在她的身上,又伸手点了她的睡穴,用结界笼罩了她的模样,这才寒声道:“出来吧。”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