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app无法下载

() ***************************************************************************************************

“啊————!!!”

猛然翻身,从床上惊坐起来,我擦了擦脖子上的冷汗,看着熟悉的天花板和房间布局,松了一口大气。

原来是梦,还好是梦,在一个阴森漆黑的不知名世界里,被无底的可怕漩涡一直吸呀吸,转呀转,好像过了漫长的几十年、几百年,这种梦也太吓人了。

“发生什么了,笨蛋饲主别没事大惊小怪好不好,打扰了水晶大人睡觉。”

旁边传来声音,低头一看,可不是水晶这家伙,又趴在我的腿上睡着,琪露诺则是牢牢占据了另外一条腿。

我就说在梦里挣扎不断,唯独两条腿一直动弹不得,原来是因为这个,是我这两个笨蛋女儿。

“你还好意思说,明明是擅自跑到我床上睡觉的你的问题吧。”

“本以为妈妈会出现的,笨蛋饲主真是不给力,和笨蛋饲主睡了一整晚明明是水晶的精神损失比较大,现在反倒被倒拉一把,水晶真是太委屈了。”揉着眼,水晶的模样迷糊懵懂,看似还想睡个回笼觉,唯独那张嘴却没有受到刚睡醒的大脑牵制,格外犀利。

“怎么的,我还的向你道歉不成,小心我把你扔出房间去。”我没好气的捏了捏睡眼惺惺的水晶的柔软脸蛋,无奈帮她整理好松垮垮的,快要垂到肩下的睡衣。

我这个保姆奶爸,到底得做到什么时候?

“哼,饲主真是无情无义,昨天可是水晶把饲主像死猪一样拖回来,现在竟然要赶水晶走,这就是你对待恩人的方式吗?”水晶气呼呼的拍打着床垫,被我捏着的腮帮高高鼓了起来。

小怡的性感私房

“昨天?嗯,让我好好想一想,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来着?”

揉着隐隐发麻的太阳穴,我没用多少时间就回想起来了,毕竟不是喝醉酒。

艾卡莱伊,默默咀嚼着这个名字,我心有余悸。

难怪自己会做这种梦,原来是因为艾卡莱伊,昨天宴会上,艾卡莱伊喝醉……不,并不是喝醉,似乎是喝了酒后,舞兴大发,许许多多冒险者都在她那儿受了苦,导致最后整个宴会……怎么来着,我好像最后被转晕过去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难怪是被水晶像死猪一样拖回来了。

等等,像饲主一样拖?

我拉过水晶,二话不说就往她屁股上打了好几下,难怪后脑勺还有点疼,估计是磕到石粒了。

艾卡莱伊的舞,实在是太可怕了,明明一个人跳的时候是那么好看,那么赏心悦目,极具欺骗性,一旦进入多人舞模式,却骤然变成激烈的死亡之舞,怪不得恶龙蕾娜会吓成那样,换我知道我也得吓尿。

等等,说到吓尿……

我把气鼓鼓的水晶抱起来,摸了摸床垫。

“饲主真是太失礼了,不仅无缘无故打水晶的屁股,还怀疑水晶尿床!”水晶悲愤抗议。

“你有前科了。”我面无表情的戳穿她。

“那是笨蛋冰块陷害我!”这蠢萌的吃货龙,竟然还知道推卸责任了。

“胡说,琪露诺昨晚可没往笨龙身下塞冰块。”琪露诺连忙否认。

“你们两个别吵了,我看看,没尿床,算你走运,否则自动自觉给我去顶水缸吧。”

伸了伸懒腰:“好了,你们两个小家伙,都快起床吧,不许赖床了,快快,换衣服,太阳都要晒屁股了。”

“明明是饲主最懒却被这样说水晶很不服气。”

“没错没错,妈妈的男人最懒了没资格这样说琪露诺。”两个还想赖床的笨蛋女儿一听,不高兴了,立刻一致调转枪口面向我。

我不理她们两个,看看身上穿的还是昨晚的便服,直接就一个鲤鱼打挺下床,走出房间。

“哟,吴师弟,早呀,昨晚可真是一场灾难呀,我都听说了。”外面,大师兄和二师兄正在饭桌上猛吃猛喝,早早就过来给大家做早餐的碧丝,正给他们端上燕麦粥。

碧丝在我理解,可是这两个蹭饭的家伙什么时候也来了?

“不愧是巨龙,那位艾卡莱伊女士的力气实在叫人佩服。”大师兄扒了一口,点点头,一副资深解说的嘴脸。

“cospy熊的力气可不会输给她。”

我不服气,昨晚那是纯属意外,就像让一个大力士去跳芭蕾舞一样,是在极度不利的平台和规则之下,才被艾卡莱伊像真正的布偶熊一样甩来甩去。

“就是完不会跳舞对吧。”西雅图克用叉子指过来,满是谑笑。

“别说我,你们也没好锅多少吧。”

“很遗憾,我们早就看出来艾卡莱伊的实力非凡,并没有傻乎乎的冲上去送死。”

“其实是这家伙是喝高了,和那些昔日的训练营同伴们,在骚动出现以前就已经醉倒下去。”大师兄有股子怨气,很不留情的拆穿了二师兄的机智伪装。

“一直在湖边睡到早上,乱七八糟的醒过来,就拉着我来这里蹭饭。”

哦,原来是这样,难怪大师兄表情有点不爽。

“你不是也吃的挺开心吗?怎么搞的好像都是我错了一样。”二师兄不满瞪向胃口大开的又吃下一个胖馒头的大师兄,哼哼唧唧。

“你们别听卡洛斯的,就算当时我没喝醉,也不会跑上去送死,我西雅图克是谁,怎么可能和那些死要面子的笨蛋一样。”

我不满的轻咳一声,蹭饭的事我先不管,话可不能乱说,别忘了我也是你口中的“死要面子的笨蛋”。

“吴师弟当然不一样了。”西雅图克咧嘴一笑,正当我惊讶的认为这家伙竟然也学会了吃人嘴软拿人手软的基本礼仪,他补充了一句。

“吴师弟应该是囊括了第一和最后的笨蛋。”

我当时就脸一黑,要是这货不是自己的师兄,我说不定就要抄起旁边的扫帚将他轰出去。

“饲主是最初也是最终的笨蛋。”刚走出房门的水晶,蹦出了一句中二台词,仿佛往我心口上插了一刀,我恶狠狠回过头,抬手就是一个水缸压到她头上。

然而一个水缸这种程度的受罚,已经难不倒水晶了,她面不改色的顶着水缸去洗漱,然后坐下来吃早餐,接着又和琪露诺玩耍打闹,水缸在她头上一直是巍然不动,就跟带着一顶帽子那么轻松自如。

改天让穆矮冬瓜打造几个特制的重量级水缸吧,他对这类坑人的东西特别在行和来劲,一定会超额满足我的要求。

说曹操曹操就到,在我们讨论着昨晚那场宴会的骚乱时,艾卡莱伊忽然登门造访,让正在说着某些闲话的二师兄像被卡住脖子一样,脸憋的通红。

跟着她一起来的还有恶龙蕾娜,咦,这家伙昨晚回她的龙窝去了吗?真稀奇。

“吴凡阁下,您的身体没事吧。”艾卡莱伊脸红红的,自进门以来头就一直低着,不用说肯定是来赔罪了。

“还行,还留下什么后遗症的样子。”我舒展了几下,让艾卡莱伊放心。

“那太好了,抱歉,昨晚我真是……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向大家道歉好了。”

“没关系没关系,我看大家玩的似乎也挺开心的,艾卡莱伊你就别放在心上了。”我笑哈哈的罢手说道。

“你开心,艾卡莱伊姐姐可不开心,她昨晚可是一直在自责。”恶龙蕾娜狠狠怒视着我。

“这……我的错?”

“不是你让艾卡莱伊姐姐喝酒吗?”

“话是这么说……知情不报的你也有错吧。”

“哼!”恶龙蕾娜重重把头一撇,你看,没话说了吧。

“不,这完是我的错,不应该怪到蕾娜或者阁下头上,都是因为我的怪癖。”

“才不是什么怪癖,艾卡莱伊姐姐,你应该在振作一点。”

“说起来艾卡莱伊,我想问一问,你昨天好像也没喝醉的样子,为什么看上去……看上去像是喝醉了一样不受控制?”身为受害者,我觉得我有权利了解一下。

“这是**,怎么可能告诉你这样的笨蛋。”不出所料,又是恶龙蕾娜呛了我一句。

“没关系的,蕾娜,也不是丢人的事,告诉大家也无妨。”艾卡莱伊拉住恶龙蕾娜,深呼吸了一口气,捧着心口,露出认真之色。

“其实,我很喜欢跳舞。”

“能看出来。”经过昨晚的骚动,如果艾卡莱伊还告诉我她讨厌跳舞,那我觉得首先应该将她送到精神医生那看一看了。

“一跳起来就会情不自禁,沉迷其中,做出一些不可想象的事情。”

“好像的确是这个样子。”也是不出乎意料的回答,昨晚艾卡莱伊的状态已经分明证实了这一点。

“正因为这样,老是给大家添麻烦,甚至害大家受伤,所以我一直很克制自己,只有在喝了酒后才会按捺不住。”

“我明白了。”艾卡莱伊的解释意外的简单,没有丝毫蜿蜒曲折,峰回路转,明明我都已经帮她脑补了足以写成一本百万字的大纲剧情,题材涉及霸道总裁,清贫女主,心软父亲,势力母亲,虚荣妹妹,歹毒女二,青梅竹马,四角恋,婚外恋,车祸,癌症等等。

“也就是说,你所说的不擅长喝酒,并不是说酒量不行,而是喝了酒后容易克制不住。”

“一点没错。”艾卡莱伊惭愧的低下头,我也失望的低下头,原本以为找到了知己,原来是自己想多了。

“艾卡莱伊,你想多了,我想应该不止我没放在心上,大家都没放在心上,昨晚不也挺热闹的吗?你就别在意这种小事了。”

“本来就没有在乎笨蛋德鲁伊的感受,只不过是例行礼貌的来打个招呼。”恶龙蕾娜冲我皱鼻子,结果被艾卡莱伊温柔的敲了一下头,嘿嘿,活该。

“能得到阁下的原谅真是太好了,其他人我也得去好好道歉才行。”艾卡莱伊的头终于抬了起来。

“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件事想拜托……不,是务必请求阁下答应。”

“别说的那么郑重,请不请求的,大家都是朋友,你先说说到底是什么事,能力范围之内我一定帮你。”

“是这样的,我,或许已经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拍档。”

“哦,那很好啊。”我迷迷糊糊的挠了挠头,用了足足十秒钟时间才反应过来这句话,直接就从椅子上了摔下来。

“你……你说什么?”

“我已经找到了想要的拍档。”艾卡莱伊神色平静的重复道。

“我我我……我没听错吧,拍档,你终于找到拍档了,快告诉我是谁?”连爬带滚的起来,我抓住艾卡莱伊的小手,激动问道。

这代表什么?这代表着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对龙骑士拍档要诞生了呀,普天同庆有木有!

“阁下先别急,还不知道能不能成呢。”

“能成,肯定能成,谁会拒绝温柔稳重的艾卡莱伊你呀,这种事你不应该向我提出请求,直接找对方提就行了,保准能成。”

“可是,对方的身份比较特殊,我觉得先向阁下提比较好。”

“到底是谁?让我想一想,身份特殊要向我提?总不可能是水晶吧,那就成龙骑龙了,那么是琪露诺?也不可能,小茉莉?我觉得不对,难道是小黑炭?或者是蒂亚?”我接连猜了几个和自己有关联的人。

“不。”艾卡莱伊果断的否决了这些人选,然后朝着旁边正在忙碌的碧丝看去,露出璀璨动人的微笑。

“我想要找的伙伴,是碧丝。”

“咦?”碧丝正在为大家的早餐而忙碌的碧丝,停下脚步,似乎没有听到我们刚才的讨论,见艾卡莱伊的目光落到她身边,不禁抬起头,迎向大家的呆滞目光,头一歪,萌萌的冒出一个问号表情。

这一刻,整个屋子落针可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