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app无限播放与宅男

红麒在乔家住了一晚便嚷嚷着要去找倾羽。

乔夜康知道他是倾羽跟雪豪的大师兄,便悄悄带着红麒在学校边上等着,想要给倾羽跟雪豪一个大大的惊喜。

这段时间,倾羽一直住在纪家。

她完不知道贝拉在e市的事情,凌冽夫妇也专门拜托过纪倾尘夫妇,一定要等到贝拉回来了,才能让倾羽回宫。

对于这样的安排,雪豪自然是最开心的。

纪倾尘夫妇更是开心不已,陛下不避嫌地将公主留在纪家小住,那就是认准了亲事的意思,也是对他们信任与放心的意思。

下课铃声响起。

红麒在中国的时候,在父母的陪伴下游走过很多地方,他也曾亲自接自己的妹妹放学。

院墙外,他跟乔夜康都躲在校门口的大树后面。

夏天的晚霞织锦绚烂,风儿徐徐吹着,减轻了不少燥热与急切的心情。

阵阵蝉鸣在耳,不一会儿功夫,一个个穿着校服的朝气蓬勃的学生就从校门里往外涌出。

红麒看着这里的女孩子都是短袖短裙的校服套装,已经不再像一开始的时候大骂伤风败俗了。

水手服长发女神海边放飞热气球

他知道这个世界的泳池里,男男女女穿的更是少的可怜,及其夸张。

不一会儿,倾羽就跟一个很阳光的小男孩并肩走了出来,两人边走边笑,边说话。

红麒看着她露出雪白的臂膀,还有雪白的腿,虽说这个世界都是如此,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想要帮她遮挡一些。

“羽儿!”

一道呼唤,既急切又深情!

红麒脚下有功夫,跑起来比乔夜康快多了。

他几个闪身就到了倾羽面前,一把将她熊抱在怀中!

jack只觉得眼前一花,再定睛一瞧,就看见有个男子健壮俊美的男人将他的小羽女神抱在了怀中!

“喂!”jack仰头,刚要说什么,就见倾羽从男子怀中撑开一点点距离,对着他大声且惊喜地唤道:“大师兄!”

红麒捧着她的小脸,这里捏捏,那里摸摸。

他开心地仿佛见到了真正的亲人般:“羽儿,我都想死你了!刚开始你还每天晚上跟我打电话聊天呢!怎么后来一个电话都不给我打了呢?我给你发短信,你也不回!”

倾羽望着他,没法开口。

刚开始回来的时候在太子宫里住着,她自然是能夜夜跟红麒聊天的。

可是后来她住在纪家了,雪豪还算君子,夜夜搂她在怀就是单纯地睡觉,但是她顾及着雪豪在,自然是没办法与其夜夜打电话了。

瞧着红麒热切地眼神,她赶紧道:“大师兄,我上学了嘛!每天早出晚归的,要保证睡眠的!”

红麒望着她,越看越高兴,伸手再次将她往怀中按去:“羽儿~!”

一只如玉般沁凉细润的手隔在了两人中间。

红麒抬头一看,雪豪阴沉如冰的眼神带着阵阵锋芒刺向了他:“大师兄,好久不见,你不在中国好好待着,跑来宁国做什么?以大师兄的资质,要是上了少林寺,不出两年必然稳坐方丈之位!”

“呵,我要是当了和尚,你就高枕无忧了嘛!”红麒不知道什么少林寺,却是懂得方丈的意思:“抱歉,有个正式的消息通知你们:我此番前来,决定在宁国定居了!”

雪豪面色一变!

jack左看看,右看看,感叹道:“我总算明白什么叫英雄所见略同了!我们小羽就是要有这么多追求者,才像话嘛!”

不远处,乔夜康已经看傻了!

原来红麒心

中所爱之人是。。。倾羽小殿下?

这可如何是好?

而此刻只有红麒心里清楚,自己对于倾羽的感情已经放下了。

他是真心祝福倾羽幸福的。

只是红麒的心态跟jack差不多,自己得不到,便希望这个女人跟了别人,能比跟了自己还要幸福,这样才不枉费自己退出一场。

这是一种宁可自己放手,也要看见她有更加灿烂笑容的心态。

“咳咳。”乔夜康干咳了两声,道:“我们别堵在学校门口了,影响不好。”

雪豪当即温润地对着jack道:“你先回去吧!”

jack点点头,默默走了。

雪豪揽着倾羽的肩,对着红麒道:“走吧,去我家坐坐!”